我读村上春树

村上的书也读了不少,多数是在大学时读的,我认为是个不错的年纪。现在回头过来想要记录一下,不过要谈谈我所读的村上春树的话,大概一两篇文章很难讲清楚,权当唠嗑一下。

村上的文风比较直白,更偏向于美式小说,有雷蒙德·钱德勒的影子,却又有日本文学中那种平淡中夹杂着细腻的文笔,充满了空虚与想象力,这也是大家愿意读的原因之一,我认为他早期的书大致离不开四个主题:寻找、啤酒、唱片和女人。

Read More >

卡拉马佐夫式悲剧

最近终于把陀思妥耶夫斯基的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读完了,这本书断断续续读了两年之久,也是我读过的书中所花时间最长的了,但令我感到神奇的是读到后面时,敲敲脑袋还是能记起前面不少细节。这样一部经典我也不想去总结这本书到底讲了什么故事,也难以概括,还是推荐自己去翻一翻,不管看多少,看多久,总能有一些自己的感想,这篇文章也是想在这里胡乱写几句。

这是一本包含人性、伦理、社会、宗教、爱情等等的大百科书,刚读完的时候,并没有终于啃完一本大部头的暗喜,反而十分平静,随之而来的是感叹,人们之所以愿意去读名著经典,是因为不管时代如何变化,总能从中有所感悟,感叹世界之大,各种故事接连不断的发生,不论过去几十年,几百年,当时的明月仍能在今天照射出影子。

要体会这本书就不得不去了解陀思妥耶夫斯基,去了解那个年代的俄罗斯,我们大多数人没有宗教信仰,并不能理解书中的一些事情,但能想象一个迷茫的民族,一个充满矛盾的社会的样子。我认为书中反应出来的矛盾并不只是俄罗斯的矛盾,我并不了解俄罗斯,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话来说,“俄罗斯是斯芬克斯,俄罗斯是一个谜,这个谜不仅是对外国人来讲的,对俄国人也同样如此。”但我认为在任何一个国家,任何一个社会里这些矛盾同样尖锐,毕竟人的本质是相同的,区别只在于各自的处理方式不同。

Read More >

幻灭的艺术家

有一群艺术家住在幻灭的世界里。他们不相信爱,也不相信良心这种东西,只是像古代的苦行僧一样以寸草不生的沙漠为家。在这一点上也可能值得同情。但是美丽的海市蜃楼只能产生在沙漠的天空中。对于人间社会幻灭的他们,大概在艺术上还没有幻灭。不,只要说起艺术,常人不知道的金色的梦就会突然出现在空中。他们也能出乎意料地拥有幸福的瞬间。

—— 芥川龙之介 ·《侏儒的话》

银河没有铁道

气味消失了,银河铁道的另一头传来敲打的声音,风始终没有来,闻到了啤酒的苦涩味,不一会儿那气味消失了。

銀河鉄道の夜

因为《白线流》找来看的,剧中主角总是迷茫,所以我迷茫的时候就找来这本书,读完之后长舒一口气,便抬头看看银河,尽管如今的城市什么也看不见,没有铁道,没有星星。

童话故事一般有着美好的结局,我并不喜欢看,因为真实的生活远比童话美好的结局要难得多,并不是只要努力就能实现的,这本书却不太一样。不得不佩服宫泽贤治,他笔下的孤独是无声无息的,小孩子读到的是原野、星空;大人读到的是冰雪、火山。每个故事的主人公都在经历自己的铁道之旅,结局可以是美好的,《大提琴手高修》里的高修因为帮助动物自己也得到的提升,《双子星》里善良的双子星即使被彗星骗到海底也会被海蛇王所救送回天上;结局也可以是悲伤的,《黄色西红柿》里兄妹俩纯真的梦被大人无情破碎,《猫的事务所》里灶猫因为喜欢爬进灶里睡觉身上沾满煤灰而被嫌弃排挤。

随着成长,大多数的我们会忘记童话,陷入生活的淤泥之中,最后是送别,送别曾经的一切,直至死亡。各式各样的人交织在一起写出了历史,没人知道历史会如何发展,没人会知道历史是否真实,能做的大抵是相信自己所相信的然后尽力走完这一趟银河铁道之夜。

我做不到像《古斯柯·不多力传记》里的不多力一样不畏风雨,经历了满是苦痛的成长之后,依然愿意“干旱时节为之落泪,寒灾扰夏为之奔走,被众人唤作傻瓜,不求赞誉,也不觉苦”。但我仍愿意身处大地,心向银河,无论抬头看见的是星空还是一片黑暗。

* 在豆瓣查看

火苗的意义

这本书是通过与读客不可描述的交易而来,代价是写一篇读后感,如此划算的买卖自然是求之不得。

Little Fires Everywhere

不知什么孕育的火苗出现在草原上,火苗越来越多,越来越大,终于把整个草原烧了个干净。

这是关于几个家庭的故事,看似美好的家庭中总会不知不觉的产生很多火苗,有的被时间冲灭,有的被沉默窒息,而有的,会变成一场大火,把一切都烧干净。

Read More >

逻辑学笔记

大学时有一天在图书馆闲逛时随手拿起的一本书,《逻辑学原来那么有趣》,既然有缘分,便做了些笔记。

逻辑学的研究目的

是让我们抛开一切个人的思想与爱好,用最现实的方法思考问题,解决问题。

Read More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