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偶然看到一只蝴蝶,才突然想起,这东西已经很多年没看见了。

于是我找个地方坐下,拍拍脑袋使劲的想,能唤起的关于蝴蝶的记忆,大致都在童年里,不过说来也奇怪,关于童年的记忆,似乎也只剩下夏天。那时公园的草坪上总有一群一群的蝴蝶,我们几个小孩也总能不知疲倦的去追逐,抓住后就放进矿泉水瓶子里,想要尽可能的留住它们,不过结局也可想而知。

不知从哪一个夏天开始,再也看不见蝴蝶的身影了,如果说是因为我们总是把它们抓进瓶子里导致的,倒也背不起这个罪名,不过我想确实有这个可能,直到今天又发现了蝴蝶,这才松了口气。

说起蝴蝶,又想起和田光司的那首《Butter-fly》,这是关于另一个夏天的故事,那个夏天,虽然每天都在期盼,但最后也没能成为被选中的孩子前往数码世界,我对此郁闷了许久。现在看来,或许是因为我不会说日语的缘故,那倒也说得过去了。

不过要说真正的原因的话,大概是我从那时起就缺少成为蝴蝶的勇气吧,如果能漫无目的的飞着,直到翅膀再也不能煽动,只有那样的话,才能从睡梦中醒来吧。

Tags: 随笔

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NonCommercial-ShareAlike 4.0 International Licens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