迫于在外隔离,只带了几根火腿肠作为零食,如何优雅地剥开火腿肠的外包装就成为了一个大问题。

网上一搜,千篇一律的营销号:“今天才知道,原来火腿肠这里还有一个小机关,轻轻一撕,就能剥开”。点进去一看,牙签?********

yurukyan-shima-rin

但眼前的问题难不倒饥饿的干饭人。经过仔细观察研究,正常的思路是从两头下手,只要去掉小啾啾自然就剥开了,但手扯痛了都不见效果。接着我又寻思这包装塑料的手感不是很好,是否有机会成为突破点,于是尝试从封边处撕开,然而还是撕不动。

此时不知为何,脑海中突然出现了碎冰冰的画面,灵机一动,尝试从中间下手,直接一折,一揪,一扯,火腿肠应声而断。

unwrap-the-ham-sausage

接下来的操作就不用我说了吧。